乒坛资讯
请选择搜索分类 全站资讯图片下载视频

乒坛108将之冰城伉俪:小小银球编织的美丽人生

2011年02月22日08:34 乒乓世界人次浏览 评论字号:T|T

核心提示:一个出生在蜀国四川,一个出生在冰都黑龙江,两个今生也许都不会有交集的人却因为小小银球而情牵一线。虽然乒乓球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轰轰烈烈的经历,但他们之间那相濡以沫的感情让很多人都心生艳羡。 他叫伍立人,今年六十九岁的他,看起来好像只有五十多岁,身材高大,眉宇间甚至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。她叫曹慕文,今年六十六岁,虽是北方人,却仿若南方女子般小家碧玉。他们站在一起,让人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两个字:登对!

乒坛108将之冰城伉俪:小小银球编织的美丽人生

伍立人·曹慕文:乒乓球编织的美丽人生

  文/欧璐婷

  一个出生在蜀国四川,一个出生在冰都黑龙江,两个今生也许都不会有交集的人却因为小小银球而情牵一线。虽然乒乓球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轰轰烈烈的经历,但他们之间那相濡以沫的感情让很多人都心生艳羡。

  他叫伍立人,今年六十九岁的他,看起来好像只有五十多岁,身材高大,眉宇间甚至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。她叫曹慕文,今年六十六岁,虽是北方人,却仿若南方女子般小家碧玉。他们站在一起,让人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两个字:登对!

  他们因乒乓球而结缘

  由于父母支援东北建设,伍立人三年级时,跟随家人来到了黑龙江,也是从那时起,他喜欢上乒乓球。那个年代还没有体校,伍立人就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打,球技提高得很快。到了1958年,伍立人参加了在杭州举办的全国少年比赛,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,第二年便入选了黑龙江备战第一届全运会的集训队。在这支队伍里,小他三岁的曹慕文也在其中,曹慕文那时在十二中念书,代表学校夺得了团体冠军,被王吉禄教练调入了集训队,两人从此真正走进了乒乓球的世界,缘份也由此慢慢展开。

  第一届全运会之后,伍立人和曹慕文进入了108将队伍中。因为都是从黑龙江选出的选手,从小打球又认识,所以伍立人和曹慕文自然就比跟别人亲近得多,但那时伍立人、曹慕文年纪都还小,彼此之间虽然已经有了朦朦胧胧的一些情愫,却谁也没有挑明。

  1964年国家队进行了一次调整。伍立人在国家队呆了这么多年,球又打得不错,四川队希望他能回归故里,伍立人却跟着曹慕文去了黑龙江。这个在别人看来很重大的人生选择,伍立人丝毫没有犹豫便做了决定,“因为我们俩那时候已经不错了,我就跟着回哈尔滨了。”

  到了哈尔滨,伍立人做了黑龙江队的教练,曹慕文则继续当着运动员。也正是由于伍立人这份坚定的态度,1967年有情人终成眷属,这段因乒乓球而结下的缘分修成正果。至今,谈起这段两小无猜的往事,老俩口都心怀感激:“要是没有乒乓球,我们俩也不认识,走不到一起。”

  他们是她们的伯乐

  回到黑龙江省队以后,伍立人初当女队教练,队里面都是小孩,经过一年多系统训练,文革前,就获全国专业少年团体第二名,成绩还算不错。文革时,乒乓球队的训练中断了几年,一直到1970年才开始恢复训练。

  这时候,伍立人发现了一批好苗子,其中有焦志敏的姐姐焦志英,还有李淑英,刁丽丽等,最让伍立人感到骄傲的是他1972年发现了张德英。张德英是上海知青,平时像个假小子,很喜欢打乒乓球,在农场打球居然和男孩子的水平差不多。巧的是伍立人以前的一个球友正好在这个农场,就向伍立人推荐:“我们农场有个小孩儿打球打得特别好,上海人。”伍立人一听,眼睛顿时亮了,爱才心切的他马上说:“那你带来让我看看。”1972年年初,张德英背着个小包就来了,伍立人让她打打看,一试还真挺好,于是让张德英先回农场,过两个月直接去参加省里的比赛。打完比赛成绩相当不错,伍立人立刻将她调入省队。这孩子也真是给他争气,一直是队里的主力,一路杀到了国家队,成为国家女队三届世界团体冠军的主力队员。焦志敏也是伍立人任女队主教练时调入省队的,并参加了国家体委在秦皇岛组织的集训。

  跟伍立人不同的是,曹慕文回到黑龙江之后并没有当教练,而是以一个运动员的身份代表黑龙江继续征战大大小小的比赛。在打完第二届全运会之后,1966年,曹慕文到省体校当教练。在这期间,她和其他教练一起努力,将焦志敏送到了体工队。1984年,曹慕文到省体工队任女队教练。1988年王辉被调入队中,曹慕文发现她是个好苗子,开始重点培养她。1995年曹慕文成为了女队的主教练,而王辉也开始冒尖,夺得了全国冠军和全运会的第二名。从王辉10岁一直到她进了青年队、国家队,一直都是曹慕文带着她一步步地向上攀登。现在曹慕文退休了,王辉退役去了日本,如今又到珠海安家。“这孩子人品非常好”,从曹慕文的言谈中可以感到,她对王辉的感情非常深。

  曹慕文不但重视培养人才,也非常珍惜人才。说起来她和现在的新加坡主力冯天薇还颇有渊源。“那是在我退休前,我手里面有6个进队名额,但是有十几个小孩都非常不错。”面对这些孩子,曹慕文犯了难,于是她告诉家长,谁比赛进了前6名,就给谁发入队表。比赛一打完,冯天薇只打了第8名,但是曹慕文却感觉这个孩子会大有前途。冯天薇不仅品质不错,也非常能练,打法是两面拉,底气非常足。曹慕文坚持不能错过人才,以类型配备为理由将冯天薇招至麾下。

  曹慕文不仅发现了冯天薇的天赋,现国手王璇也是她调入队中的。当时王璇年纪非常小,而省里一直有规定,年龄太小不让进体工队,曹慕文把王璇带到队中,跟领导商量这孩子不在这住,不在这吃,不给领导添任何麻烦,就带着她在队里练球。王璇成绩提高得非常快,从队里的第三组一直打到了第一组。有一天体委主任来球队视察训练,正好看到王璇赢了队里的一号主力,曹慕文趁机跟主任说:“赵主任,如果再不让这孩子进来的话,她就要被挖走了。”就这样,王璇走进了体工队,曹慕文为国家又培养了一名人才。

  对于教练来说,最大的肯定就是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。在这点上,伍立人、曹慕文无疑是成功的。

  相似的援外经历

  伍立人夫妇为了乒乓球,付出青春乃至家庭。他们天南海北跑了一辈子,其中援外的经历就让他们两地生活了长达四年多。

  1973年,体委组织支援亚非拉,伍立人有幸成为了第一批援外的教练。那时候援外审查非常严格,伍立人的家庭出身不太好,按理说是不能去的,政治部主任在关键时刻给他担保:“这个人在我们这看着长大的,还有什么问题?家里也不是地富反坏右。”因为这句话,伍立人踏上了坦桑尼亚的土地。那个年代的非洲,物资还非常匮乏,我国无偿送给他们乒乓球台,并且让每个教练带上足够的球拍和胶皮,帮助那边的孩子学乒乓球。援坦时,伍立人和别的专家组住在一起,平时一起吃饭,一起打球,所以直到现在,走到哪都有那时候的好朋友。

  坦桑尼亚对这些专家们非常友好,方方面面都给予一些便利,青年体育部、乒协,只要伍立人提出的要求他们都尽量满足,所以工作开展得也比较顺利。伍立人积极性很高,他认为能代表国家来援外,是最光荣的事。在他的指导下,坦桑尼亚的队员们提高得非常快,这支以前参加非洲比赛,一场都没赢过的球队,后来居然打中游。援助合约到期了,坦桑尼亚的官员说什么都不让伍立人走,他们跟体委官员说:“你们这个教练先别走了,训练完国家队,训练我们军队队,再训练我们大学队。”就这样,本来一年的合约,伍立人一口气干了两年零七个月。

  在这两年零七个月里,伍立人只回国了两次,一次是带领坦桑尼亚队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亚非拉比赛,曹慕文特意跑到北京跟他团聚;一次是一年期满后,让他回家休了一个月假期。更多的时候伍立人和曹慕文只能靠书信联系。那时越洋电话不方便,信不能通过国际邮路邮,都是使馆的信使,拿到信连夜往回赶,开一夜的车,把信交给援外的战友。每到这时,大家就像过节一样,在这将近三年的岁月里,伍立人夫妇的感情就是通过这一封又一封的家书变得越来越深厚。

  跟丈夫相比,曹慕文的援外时间比较短。1989年,曹慕文被省里派到日本几个月。后来又被体委派到巴基斯塔担任国家队教练,带领巴基斯坦乒乓球队参加了北京亚运会。隔了一年,又去巴基斯坦带领他们参加南亚运动会。前前后后共出去三次,时间加在一起接近两年。

  夫妻俩这样算来共有四年多无法见面,换作是谁也摆脱不了对彼此深深的思念。但是曹慕文却说为了乒乓球,他们一点都不后悔:“我们都习惯了,搞乒乓球就是要世界各地到处跑,这不算什么。”

 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

  1980年以后,伍立人开始做行政工作,在省队当了有一年多训练科长后,他到体委机关当处长和助理巡视员,管夏季项目的训练竞赛,一直干到2003年9月才算真正退休。在这二十多年的工作中,伍立人觉得国家队“爱学习、勤思考、善创新、顾大局、讲奉献”精神让他终身受益,特别是毛泽东主席批示徐寅生《关于如何打乒乓球》一文,更使伍立人认识到打乒乓球的颇多学问。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用这些思想来组织其它项目的训练,问题就很容易看得比较清楚。

  伍立人虽然为人低调,但议政能力比较强。刚到省体委当处长不久,他就建议和协助主管领导将省建一公司摔跤队收编到体工队,为建立国际跤和柔道队做了准备。随后又组建了拳击队,实践了黑龙江夏季项目以重竞技项目为重点的思路。黑龙江作为老工业基地,船大掉头慢,改革开放之初,经济发展滞后,因经费问题,出现竞技体育后备人才严重匮乏的局面。当时伍立人主管省体委业余训练,经过调研,提出了改变业余训练“大而全、小而全”的格局,依托各地、市、县的重点优势项目,建立三十多个“省级业余项目基地”,逐步缓解了体育后备人才匮乏的问题。

  黑龙江省对我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做出了很大努力,从韩玉珍、张德英、焦志敏到王永刚、孔令辉、王飞、王辉,曾有数十名黑龙江选手为国家乒乓队效过力。此外,黑龙江省还有众多国际级、国家级乒乓球裁判活跃在各级乒乓球赛场上。这些人中,有的是伍立人夫妇的队友,更多的是他们的学生。可以说,伍立人夫妇见证了半个多世纪以来黑龙江乒乓球运动发展。

  如今,伍立人和曹慕文都已经退休了,他们最关心的还是乒乓球的新闻,最爱看的还是乒乓球的比赛,最开心的还是和老球友、学生们聚会。他们有一对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,一个在新加坡,一个在西安,老两口没事就去看看两个女儿。平时他们打打乒乓球,不光锻炼了身体,又结交了不少新朋友,这一辈子,他们一直和乒乓球有着千丝万缕的缘分。

  在伍立人回忆往事时,曹慕文一直微笑地注视着他,那种幸福与默契,在场的每个人都能感觉得到。当年,乒乓球为他们当了红娘,现在他们过得十分幸福。这份简单平淡的感情,这种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情谊是那样弥足珍贵。

(本文来源:乒乓世界    )